笑看真相

为什么(二)

原设家主x尸体太子
画风新奇●
ooc严重●
更新不定(开学扎心)●
文笔极差●
能接受











go→






























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黑棺中的男子再次坐起,身形明显比之前的几次要灵活的多,僵直的指节诡异的弯曲着,咯吱咯吱的摩擦声回响在偌大的内殿中,眼瞳依旧昏暗,但好在已经会移动转向了

男子环顾四周,像是吊线人偶一般撑着棺壁,缓慢站起,随后像是确定了什么,令人发指的眼神直直地望向一个方向,男子走向那些由沉木制作而成的木门,发紫的指尖在上面摩挲着,像是在回忆着什么,苍白的脸颊渐渐也有了人的生气,除了面部过僵硬以及那瞳孔放空的双眼,几乎看不出男子是一个死人了

死沉的木门就被男子那么轻易的推开了,外面是一片漆黑,在那黑暗的尽头,一缕阳光很调皮的在边缘玩耍,男子垂下手,让宽大的袖子遮住那双可怕的手,缓慢的移动到阳光的边缘,试探性的伸出宽大的袖子,灰紫的眼瞳中没有一丝感情

“冷…”

接着露出手,可发紫的手指在阳光之下竟然有些受伤,可男子却没有任何反应,之后将整个身子暴露在阳光之下,可以清楚的看到男子身上的皮肤已经有些烧伤的感觉

此时正在处理公务的家主浑然感觉浑身发痛,尤其是脸和脖子,痛到让自己无法再继续思考,家主忽然意识到可能太子殿下又醒了,而且又破了自己设下的结界...

待家主赶到的时候,脸和脖颈已经不再痛了,只是仅仅半脚踏入门内的时候,就感觉有道极冷的视线扫到自己身上,常年的警惕感差点让他放出召唤兽

但他知道看他的是谁,家主抬首望向站在阴影中已经很像人的男子,家主一步步向男子走去,男子却微微向后退了一步,像是有些害怕

  “殿下...是我……”

男子身形一晃,缓慢的走向家主,在与人保持三步的距离便不再走动,正好停留在阴影之中,家主见状,就知道他成功了,他走进阴影将太子拥进怀里紧紧的抱着,就算太子并没有任何反应,家主依旧那样抱着,失面复得的心让家主有些湿润了眼眶

“好久不见”

(中元节快乐)

今天漫展,陪皇弟出来玩……所以就出了皇太子(试图想各位交朋友)

【☞☜】

预告,27号之前一定会更
下面是几段可公开的....对话?我也不是很好定义,大家可以猜一猜剧情,有建议也可以在评论区写上,放心肯定是糖!

太子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随意递给她戒指
“结婚吧..”

“...不用,就这样吧 ”

“我已经习惯被骗了”

“请帖?他要结婚?!”

“你不是喜欢吗?!那就去啊!”


“我做不到...”


“我给了你一切,你还想从我这里夺走什么?”

“今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我..今天...!必须...和你说清楚!”

“我喜欢你,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



“在一起吧”

【悄咪咪说一句,在下会尽力写好车的(ಥ_ಥ)】

迟更致歉,在下今天有些事情雷太的文晚些更新

【☞☜】

清风拂面,满地的落叶让孩子们玩的开心,嘎吱嘎吱的声音和孩童的笑声混杂在一起

“哥!等等我”

“才不等!你自己慢慢跑吧!”





总裁雷x18岁太子,现代设,双向恋,剧情有些无厘头,超自然,只是为了完成设定,祝各位看官看得开心,多谢各位一直的支持,在下肝力实在有限,只能肝出一半,所以剩下的一半在22号晚上之前一定给各位发出,结局在下还没想好,he请敲1,be请敲4,感谢大家






那么










go






















































太子曾不止一次质问过自己,现在已经年近30的…啊不,马上就要过三十岁生日的他,竟然到现在还没娶妻生子,身材什么的还是和以前一样瘦弱,就算自己再怎么去健身房也就只有浅浅的一条人鱼线…

不科学,自己阅男女无数(只是谈恋爱)就没有一个中意的?竟然到了这个年龄…还是个…还是个…啊…太子无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颜值,身材,钱…三样一个都不缺…”

忽然手机响起,太子随意的带好耳机,摁下接听键,整理下自己衣衫,拿着公务包就出门了

“您好,这里是…”

“太子殿下~”

“Alisa…晚上要不要喝一杯?”

“这个啊~人家晚上有工作嘛~那个那个~您能帮我转一下QQ的动态吗?”

“这样啊…那真是遗憾,当然没问题,Alisa还有什么事吗?”

“那就没有啦~是置顶的那个哦~多谢太子殿下”

电话对面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终于消失,太子有些疲惫的把那个女人的电话删除

就这么点小事还来打扰我?去死吧

不过太子一直都是说到做到,于是靠着边,站在昏暗的小巷子尽头

反正也得等火车过去…把那条说说转了吧…

当太子点开那条说说,看到是一条锦鲤的时候



“转发这条锦鲤,你就能回到18岁和你曾经喜欢的人在一起?”


太子被逗笑了,这么不靠谱的事都能被转发……太子默默按下了转发键

火车呼啸而过,近乎堵住了巷口的所有光源,黑暗中仅仅只剩下了手机的光亮

“18岁么……”

等阳光再次落在小巷口的时候,只有一名昏倒在地的西装少年,以及落在一旁卡住的智能机……

“转发成功(≧▽≦)请按要求完成愿望⊙▽⊙”































“否则,您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嘶…疼”太子慢慢的将自己撑起揉着发胀的脑袋,下意识的去摸手机,又看看手腕上的手表

“……啊…我究竟昏了多长时间……”

太子拨通自己秘书的电话,和对方说自己今天身体欠佳,就挂了电话,鬼知道他刚才怎么了,竟然整整昏迷了一个小时

将公文包丢到沙发上,脱下西装,暗道自己今天怎么这么倒霉…然而在太子看向镜子的一瞬间,他愣住了

“这…”

眼前如此青涩男孩,正是他自己,白皙的皮肤让他抚上自己的脸,虽然没有多大的变化,但从气质上完全就是一个学生,自从太子20岁之后就开始走商务经理路线,瘦高的个子,不低的颜值,再加上复古的背头造型,让他在职场中如鱼得水

太子慌张的将头发散下来,可刘海却不听话。没办法,太子只好去洗了个冷水澡,在吹干头发后,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真的年轻了,将长发简单的梳上,看着镜中那和雷狮近乎毫无差别的样子,太子笑了,他忽然觉得自己被当误的人生又回来了

处于狂喜的太子殿下并没有注意到被自己丢在衣物里不停颤抖的手机

用座机联系完自己秘书,示意自己要放假几天,太子很早以前就不在雷氏工作,而是选择自己在外开一家公司。原因很简单,在父母死后,父亲将所有财产都给了雷狮,没给太子留下一点东西…太子的母亲在很早就已经去世,雷狮是和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他们的年龄相差有5岁,很久以前关系的确很好…可自从财产纠纷之后……咳咳,跑题了,总之现在的太子在商务界混的不错,身价也是过亿的人,自己的公司哪怕不去管理,也不会崩溃

于是太子决定,是时候放纵一下自己了,谁知道自己这副样子什么时候会消失?干脆的把自己商用的手机关机,打开自己的私人电话,穿好衣服,将自己打扮的像个年轻人的样子,开着敞篷就去了一家地下酒吧

太子在酒吧混迹的不错,很快就开始和那些贵公子们喝酒,还成功钓到了一个白发美男,他觉得今天就可以顺利脱单

“我…告诉你们!我迟早有一天…要把雷氏…踩在脚下…”

面色通红的太子使劲将酒杯摔在桌子上,身边那群喝醉的人也跟着起哄

“太子殿下,您这玩笑开的真有水平,哈哈哈”

“什么…玩笑!看到我这张脸…没…?我就是大大方方…进总裁室!都没有一个人敢拦…我…”

太子醉醺醺的靠在一直陪酒的白发美男怀里,双眼疲惫不行,遭到众人一阵嘲笑

“哈哈哈,太子殿下不行了,快带他睡去吧!”

那个白发美男一脸赔笑,将喝的不省人事的太子抱到包间里,正准备放下对方,却不料太子将他压在身下,双手不安分的在对方身上游走

“…真好看”

美男无奈笑了,默默拿出兜里一直通话的手机,放在一旁水晶桌上太子俯下身子,想去亲吻身下的美人,可心脏却猛的一缩,把他的酒劲给吓没了

“您还好?”白发美人一脸担心的看着人

“…没”心脏再次收缩着,像是在抗拒着什么,太子猛地起身,揪着心口跑出包间屋内的白发美男缓慢坐起,看着虚掩着的门

“老大…您觉得…”

“派人监视他”

“是,雷狮老大”

太子捂着心口,他不记得自己有什么心病,每次喝的烂醉也不像这次一般难受,难不成是身体太过脆弱?太子站在镜子前,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自己转发的锦鲤,慌张的在身上翻找手机,手颤抖的差点没让手机掉到水盆里

“转发这条锦鲤,你就能回到18岁和你曾经喜欢的人在一起……”

“查看全文?!”

太子看到了被隐藏在下面的话

“不过,只有七天的时间…如果做不到…”

砰!

手机被狠狠的摔在地上,太子并不想相信这个锦鲤,可是现在的样子以及心脏的疼痛让他不得不怀疑,这可能是真的……

“曾经?开什么玩笑,十多年过去了我怎么可能会记得?”

太子不解的看着自己眼中的绝望,他很清楚这个曾经的恋人是谁…但他不肯死心




































疲惫的回到自己的家,却发现自己的秘书正焦急的站在门口

“总裁…那个”

“什么事”

“雷氏有一笔生意…”

“不接”

“可…”

将秘书关在门外,烦躁的翻着空间,太子不停的在想过去的那些恋人,脑子乱成一团,他不清楚自己到底喜欢谁到底真正爱过谁,就算他很清楚,他不想知道也不愿承认

他给自己的大学同学一个一个打了电话,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进展,渐渐的太子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母亲....”(英文)一个身穿西装的孩子跪在石碑前哭泣,天空很晴朗,没有下一滴雨点

“今天,你就是哥哥了”(英文)幼小的孩子抱着婴儿,孩子脸上了泪痕还没消退,很滑稽的和婴儿一起哭了起来

“布伦达,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英文)

“今天起你叫雷狮,这是你的中文名”

“今年的礼物,我给你换了个新的”

“雷狮!吃了饭再走!”

太子和雷狮是出生在国外的,他们的家族是很久远的皇族,大概是因为雷家骨子里那追寻自由的性子,两人随着父母来到了这个国家,太子和雷狮差了五岁,太子四岁的时候失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到了五岁的时候他有了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这是他人生中绝对无法忘记的两件事情

在雷狮五岁的时候,当时在国外,很流行一种叫头巾的东西,于是太子就自己拿白布和丙烯自己做了一个特别长的头巾,送给了雷狮,当时在国外,雷狮有自己的英文名,叫布伦达;太子本以为自己的弟弟会很嫌弃那条丑的要死的头巾,而且上面还写着布伦达,和傻子带的没什么区别,可对方没有嫌弃还很高兴的样子,每天都带着,脏了会洗干净,也会很小心的保管,还就因为这条头巾还打过不少架

太子曾经拉着雷狮的手,带他看过星星,滚过草坪,穿越过金黄色的麦田

太子曾经保护过雷狮,即使他打不过任何人,包括雷狮

到了太子12岁的时候,家人带二人来到了新的国家,并且定居,父亲的私生子也被公之于众,加入到这个不和谐的家庭当中,雷狮也改了名字,从布伦达变到现在的雷狮

不知道为什么雷狮特别关心那个私生子,看得太子都有些心里不平衡,在一次雷狮错拿太子蛋糕事件发生之后,太子就决定要做些什么,并在雷狮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第二条头巾,不过雷狮没有再像孩童时那般开心,只是将礼物丢在角落,看都没看一眼....虽然第二天雷狮带着那条新头巾上学去了,但太子的心里还是不好受

15岁太子上了高中,父母越来越忙,照顾雷狮和私生子的任务只能落在自己身上,太子的生活并不是很好,为了解压,太子学会了抽烟喝酒,给自己打耳洞,雷狮还曾经因为他在家里抽烟而跟太子打了一架,导致在那之后两人的隔阂越来越厚

可就是这样

太子依然不会忘了给那两个人做好饭再上学

18岁,太子去了外地,上了一所重点大学,生活和高中相比没什么不同,就是和朋友们鬼混的时间更长了而已....

































“嗯...好痛”
太子捂着后颈缓慢从沙发坐起,看起来是落枕了,看着已经接近12点的钟表,太子有一种无力感,不过他忽然想起一个人,大概是可以告诉他,自己到底真的喜欢过谁

“于是,你就因为这个无聊的事情给我打电话?”

“大小姐,你神通广大无所不知....”

“太子殿下你恶不恶心”

“我觉得还行”

“...”

“行了,这么多年的死党也不是白当的,你快说”

“雷狮”

这两个字堵住了太子所有的话

“你别告诉我,这么多年你还没把他搞到手”

“...你搞错了”

“你自己心里清楚,还需要我多说吗?”

“...除了雷狮”

“那次大冒险你还记得吗?”

“让你用手机勾搭雷狮的那回”

“当时你被拒绝的时候,你知道你什么表情吗”

“不知道”




























“快哭了”











.......







太子渐渐记起来了一些事,在大学的一次联谊上和那群人玩真心话大冒险,自己当时喝醉了,选了大冒险,被迫用朋友的QQ号假装女生跟雷狮表白,自己都表示的那么明显了,差一点都想说出自己是谁的那种,毕竟当时太子接受不了同性,兄弟乱伦这种事情,他不敢说,但是真的很喜欢自己那个弟弟,他希望雷狮幸福,又不希望那个人和别人在一起

太子记不太清内容,也不太记得自己的反应,只是知道在最后

『我不懂』

『不懂算了』

『小傻子』

就算是现在太子依旧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接受,他不想雷狮看不起他,如果可以他想离开雷狮,越远越好,家产的事情的确对自己有很大的影响

可这份不该有的情感也是让自己离开雷氏的原因之一



如果可以,我想成为在他葬礼上能够讲述他一生的人...

.太子忽然觉得有点可笑,自己的确可以,但是对方的话....




那可真不一定




69粉丝致谢,给各位预告三篇文,20号当天晚9点之前更新一篇,其他的会在8月之前上线,至于上线顺序由各位小可爱们来决定

【♡】奶茶店店长太子x大学甜点师卡米尔(现代设日常)
【✘】精神科主任家主x妄想症太子(现代设)
【☞☜】总裁雷狮x大学生太子『18』(现代设)

请各位在下方写出

【♡】【✘】【☞☜】

任意一个标志,我会凭数量来决定优先顺序( •̀∀•́ )

一直以来多谢各位的支持(ಥ_ಥ)

占tag致歉

脑洞系列

三角系列

家主X太子,雷狮X太子

太子后期失忆

更系列(没准)

ooc严重!


OK?



















回到现实



















微微睁开双眼,等太子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2点,太子很无语的看着手里的体温计,三十八度,太子揉揉已经疼的厉害的太阳穴,他大概知道自己为什么发烧了,穿上自己的黑色睡袍,光着脚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罐冰牛奶,仰头就喝了下去,他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不过是失去了一段没有任何意义的感情,没必要难过的跟个女人似的,而且自己很快就会忘记

很快

他在心里默念

套上围裙,把满是狼藉的卧室打扫干净,有些虚脱的叫了份外卖,又把脏衣服塞进洗衣机,脱下睡袍去浴室把自己打理干净,从医药箱里找出药贴,将脖子上的吻痕掩饰住,看着镜子里和雷狮很像的自己,不由得一笑,半响却愣愣停住,仔细观察着镜子里的自己

“和我很像的那个人,叫什么来着...”

“叮咚”

太子整理好睡袍,应该是外卖到了,可等他打开门,站在门外的却是拎着外卖的雷狮

“你改行了?”

雷狮推开太子,自顾自的走进客厅,把外卖放在桌上

“今天他不在?”

“管你什么事?”

太子没好气的坐在沙发上,打开外卖盒,一手刷着微博,一手拿着披萨

“没事快走,离我远点,看你心烦”

雷狮也不恼,站在一旁打量这个一直把自己收拾的整整齐齐的老哥,忽然他瞄到那块和太子肤色极为不符的药贴

“你脖子上的是什么?”

太子滑屏幕的手一顿,但很短,像是看到什么很引人注目的帖子

“没什么”

“你最好和我说实话”

雷狮微微眯眸,一种极其不妙的恐惧感在他的心中生根发芽,平常的太子,别说外卖,就是稍微低档一点的餐厅他都是从来不去,就算是和自己说话,也从来不会看着手机,至于这个房子,他半步都不会让自己踏进来.....

太子很真诚的看向雷狮

“我说的是实话”

“你非逼我动手?”

虽然雷狮嘴上这么说,却先一步把人摁在沙发上,不顾掉在地上的手机和披萨,左手死死扼住太子那纤细的手腕,右手猛的把药贴从太子脖颈上撕下,那刺眼的吻痕就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放手!”

太子像是疯了一样拼命挣扎,昨晚做爱的感觉还没消退,雷狮的动作让他想起在人身下的被支配的感觉

令人恶心

雷狮被这个吻痕弄得有些懵逼

他们做了...

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碰了

雷狮的理智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把那条松松垮垮的带子解开,看着那满是身的痕迹,冷笑一声,眼神里,愤怒和悔恨混合在一起,而在太子的眼里却是鄙夷

“我以前还以为你对这种事很抵触”

“滚!我的事情不用你来管!”

太子几乎嘶吼着,他不知道眼前人的名字,这种陌生感让他不安,可心底的却不想让眼前的人看见自己如此不堪的样子

“既然你不介意”

雷狮俯下身,盯着那满是恐惧的紫瞳,两人的距离近到可以听清彼此的心跳

“别...你想干什么!这是乱伦!我是你哥!”

太子近乎绝望的喊着,他现在是多希望有人能把眼前的这个疯子砍死在自己身上

“我会让你舒服的...”

音落,雷狮便吻上了身下的人